美国"城管"只开罚单禁肢体接触 小贩可申诉

2014-06-04 11:17:43 来源: 网易海外置业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美国(房源)可以说是没有城管的,只是一个名为Code Enforcement Officer(执法人员)的行政执法机构,属于市政府工作人员。这个管理机构,是在上级监管下独立行使职权的,非警察暴力机关,不配备枪支武器,主要职责为调查和处理违反当地行政法规条例的行为。在某些方面,与我们国内的“城管”部门部分职能相近。

美国“城管”只管开罚单 异议留到法庭去说

在美国,只要没影响到交通和居民生活,执法者(即为中国的城管)一般不会对小摊主过多干涉,除非有居民举报。但即便被要求离开,也不会有暴力手段,而采取“只开罚单,无肢体接触”的驱逐办法,也不会没收货物和交通工具。有异议的,尽管去法庭申诉。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摊主被开罚单之后,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去一次法庭,如果胜诉,罚单可以被撤销。这种法庭设立在环境控制委员会,专门处理事关城市生活质量的案件。

所以,美国的小摊贩,就算对罚款有意见,也不会当面和执法者起冲突,而是留到法庭去说。

另外,纽约(房源)还有一个名为“城市正义”的维护弱势群体权益的组织,其中有专门维护街头摊贩利益的项目。每次被开罚单后,这个组织会为成员摊主提供律师,并帮助处理直至整个案件妥善解决。

总的说来,纽约市政府对街头小贩有明确的规章制度,大家都承认管理是有效的、透明的,再加上巡查人员执法时还是比较礼貌的,都会很清楚地解释哪里违规了,所以纽约街头小贩和执法人员起冲突的很少。

街头摆摊也要执照

如果你到美国来,你可能会惊讶,在美国不论做什么生意,都要执照。

房产销售,需要房产经纪执照;厨师,需要厨师从业执照;连按摩,修个脚,都要去考执照;甚至连钓个鱼,都要钓鱼执照。相比起来,摆摊要执照,倒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同的性质的摊位,执照的要求也是不同的。

美国相关部门专门规划一些露天摊点让民众申请经营,在确保摊位卫生情况达标后,经过申请,公示程序,并交纳每季度三四百美金的执照费,即可上岗。

比如,纽约市对流动摊贩的管理规定全部在网站上公布。

对于提供食品的摊主,需要得到卫生局的售卖许可。许可申请规定纷繁复杂,需要各种证明材料。最后,申请者必须通过食品处理课程的考试。之后才有资格去申领餐车执照。而餐车执照的申领,也有繁复却清晰的程序。在特定的商业区还需要特殊地区的执照。

另外,拥有餐车执照的人可以把自己的餐车租给别人,但新的经营者也必须考取一张属于自己的营业执照,无证经营者时刻面临被逮捕和罚款的风险。

违反规定会被重罚

美国的街边摊贩要面对很多部门的监管,比如消费者事务局、环保局、财政局、园林局、警察局等等,而买食品的更要面对卫生局的严格监督。卫生局不定期派出工作人员进行便衣巡视一些餐车,执法人员有时会刷一下举着证件出现在摊主面前,然后对餐车进行严格的检查,任何一点细小的失误都是被开罚单的理由,每项处罚金额从50到1000美元不等。

比如以前有一个网上很出名的,在美国卖凉皮的餐车师傅,就爆料说:“餐车发动机如果被放在了地上,要罚400块;餐车里烧热水的火必须保持燃烧状态,否则罚两百块……”

每年纽约市的街头商贩会收到共计4万张左右的罚单,支付的罚款超过他们年收入的5%,小贩们曾集会抗议,但罚款上限还是逐年提高。

美国一般有三类街头摊位:一般摊位;食品摊位;伤残老兵开设的摊位。这些摊位除了伤残老兵外,其他摊位绝大多数非美国本土人。首先,美国是个发达国家,其民众的平均收入水平、社会保障福利和生活水平比较高,美国本土人以做小商贩为生的人群相对较少,多是一些勤工俭学的年轻人;其次,美国服务行业有一个“小费”制度,在美国不少服务行业规定:需要给服务员15%—20%的小费,这样又可以减少或打消部分年轻的服务员当小贩的“练摊”的念头;第三,美国小商贩摆摊要申领执照。在当地,厨师需要厨师从业执照;连按摩、修个脚,都要去考执照;甚至连钓个鱼,都要钓鱼执照。相比起来,摆摊要执照,虽然这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也要费一些周折。对于不必专门从事摆小摊为生的美国人来说,哪一个会把自己旅游和休闲的时间花费在摆小摊领执照的事情上呢?因此可以看到,美国街头小贩一般以第一代移民和到美国打工的外国人为主。

美国的许多城市,有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无论住宅区、大学、还是政府办公机构,都很少有围墙围起来,建筑四周临街。市政当局都会规划出一些露天的摊点让民众申请,甚至在白宫和国会等国家机关周围,也有数十个这样的小商贩摊点。实际上,无论是合法商贩还是一些非法摊贩,摊贩的销售区域都要按分配地盘做生意,不能越界。一般来讲,只要没有影响到交通和居民生活,执法人员一般不会对小摊主做过多干涉,除非有居民进行举报。但即便被要求离开,也不对摊位采取没收摊位设备及暴力手段。

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纽约的摊贩管理条例已经极为完整了。在餐饮摊贩方面,条例不但对食品的卫生和安全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还对摊贩的位置、铺位的尺寸、器具的摆放等等都有着异常严格的规定。一旦有一项违反,就会受到高额罚款。比如摊位太接近十字路口,就会收到1000美元的罚款。如果离马路边沿太近或者太远,会收到400美元的罚款。街边摊贩执照除了申领,还有拍卖,花费也不菲。还有小商贩又面临高额罚款时怎么办?这时,美国会有一些专为小商贩服务的非营利组织,比如在纽约,就有一个名为“街头商贩工程”的民间组织,这些组织成员多是一些美国本土有头有脸事业正当年的青壮年人,这些人用业余时间组成的这样的民间组织,致力于联合街头商贩,为他们免费提供支持。

美国7岁柠檬水女孩引发关注

从延安城管爆头事件,到从北京小贩打晕城管,城管人员与小贩的冲突频繁出现在国人的视野。但在美国,暴力执法和暴力抗法都是鲜见的,如果出现类似情况,实施暴力的后果将相当严重。

2010年8月15日《新京报》报道,一名7岁的俄勒冈州(房源)女孩不久前在一个地方集市上售卖柠檬水,但因为没有卫生执照,被地方卫生管理员驱逐。这名女孩的遭遇引发媒体关注,很多人指责当地管理机构无权将小女孩赶走,称其扼杀了小女孩的创业热情。在舆论压力下,地方官亲自向这名女孩的母亲道歉,并要求卫生管理机构在执行相关法律时倍加谨慎,鼓励而非阻碍公民创业。


故事:洛阳大叔纽约摆摊卖肉夹馍 日赚800美金月入两万美元

前段时间,中国部分媒体刊登了题为“洛阳谢云峰先生在美国名校门前卖肉夹馍日赚800美元”的报道,谢先生实际是“生意好时一天可以有七八百美元收入”,而且,谢先生每周只在周五休息,一个月工作时间差不多在26天到27天,如果一天收入可以有八百美元,一个月收入就有约两万美元,作为小商贩,这样的收入,就是放在美国,也是较为可观的。这除了中国人在异地他乡求生那种不计成本的辛苦付出外,其收获也是美国对小商贩的人性化管理及整个社会氛围对社会地位较低的小商贩的尊重和一种习以为常的帮助是密不可分的。

2013年7月,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夏日的树阴洒在马路上,路边静静停着一辆卖小吃的餐车。

“您好,请问有肉夹馍吗?”几个路过的中国女学生向尚未开张的车内询问。这辆手推车的主人叫谢云峰,47岁,来自河南洛阳。2013年6月,随着媒体的报道,他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谢师傅的小餐车在当地很受欢迎,据媒体报道,“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有七八百美元的收入。”但谢师傅对于自己出名的事情表现得很坦然。他说最近是暑假,学生不多,生意其实不如以前好了。每天的餐车租金、食材、燃气、汽油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纽约的餐车食品卫生安全规定十分严格,一个不小心就会收到几百美元的罚单。

每天早起采购食材,架餐车,制作食物,服务顾客。小小的餐车里因为蒸煮烹炸,温度非常高。一天10个小时谢师傅几乎没有时间坐下来休息,他说等他把开小吃摊借的两万美元外债还清以后,跟人合伙开一个中餐馆。“现在终于是自己做老板了,但是太累了。”谢师傅说。


美国小伙沈阳摆摊卖汉堡 网友“当心城管!”

2013年7月,与在美国的洛阳大叔一样,来自美国的Mike和Alex,两个美国小伙子,在沈阳居然摆起摊,卖起正宗美式汉堡包。据悉,Mike和Alex两个人在沈阳都是东北大学的留学生。他们车上放着一个iPad,上面有汉堡的微信和微博二维码,如果顾客喜欢可以加关注,随时联系他们,跟他们聊天。

对此,有网友提示:要当心城管哦!

汉堡每个卖十块钱,两人坦言,平均一天能卖30个如果效果好的话会考虑开店。

“这玩意儿中国人能吃不?”一位附近市民很好奇,因为制作汉堡的是一位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摆摊的车上放着一个iPad,上面有汉堡的微信和微博二维码,如果顾客喜欢可以加关注,随时联系他们,跟他们聊天。

对于顾客的疑问,站在一旁的中国女孩小刘回答:“可以,是正宗的美式汉堡,牛肉做的,味道很好,您可以尝尝。”

小刘说,因为好奇,他们渐渐有了“回头客”,他们经常用地道的沈阳话“老好吃了”向过往路人推销汉堡。

记者看到,制作汉堡的过程很简单,牛肉馅是事先拌好放在保鲜盒内的,黄瓜、洋葱、西红柿是现切现用的,戴着透明手套的制作者先取出适量牛肉,放在煎肉铁板上,熟了之后把面包胚一同加热,放进芝士、蔬菜、沙拉酱、番茄酱后装袋,每个十块钱。

小刘说,因为好奇,他们渐渐有了“回头客”,他们经常用地道的沈阳话“老好吃了”向过往路人推销汉堡。

记者看到,制作汉堡的过程很简单,牛肉馅是事先拌好放在保鲜盒内的,黄瓜、洋葱、西红柿是现切现用的,戴着透明手套的制作者先取出适量牛肉,放在煎肉铁板上,熟了之后把面包胚一同加热,放进芝士、蔬菜、沙拉酱、番茄酱后装袋,每个十块钱。

小刘告诉记者,制作汉堡的人叫Mike(迈克),还有一个叫Alex,迈克来自美国俄亥俄(房源)州,目前两个人在沈阳都是东北大学的留学生。

处起步试验阶段,没挣回本钱

记者简单与迈克交流发现,他性格开朗外向,但只会说简单的汉语。

迈克说,刚开始他只是做给朋友吃,后来在学校里认识了Alex,他们想利用课余时间做更多的,让更多沈阳人吃到正宗的汉堡。

迈克的朋友小刘也和他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平时只要不忙的时候都会到摊子来帮忙。

“我们刚刚开了半个多月。”小刘说,他们的摊位每个月要交500块钱的费用,平均每天能卖30个左右的汉堡,购买车子就花了600块钱。

小刘说,他们现在处在刚刚起步的试验阶段,连本钱都没挣回来呢。

Ling 本文来源:网易海外置业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打造“婴儿肌”逆龄10岁超简单

战“疫”一线:这群师生用“心”奉献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